關於部落格
健康生活
  • 187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男人什么時候最愛他的女人?

男人什么時候最愛他的女友?——答案是,在他的女友決定離開他的時候。也許只有在這時候,女友才會從男人的嘴里聽到這些曾經夢寐以求的話,“你是我的最愛”,“沒有你我活不下去”,“咱們結婚吧”。 可平時的男人可不是這樣。他們大大咧咧,心不在焉,對女友的抱怨置若罔聞,寧可把時間花在網吧里或球場上也不愿陪女友逛街。一旦面臨分手,他們個個大驚失色。平時口口聲聲:“只要曾經擁有,何必天長地久”的他們開始指天劃地發誓愛到永遠。 他們的這一變化使女友始料不及,本以為可以輕松地離開這個無心郎,可沒想到他一下子變成了多愁善感的情圣,簡直比女人還脆弱多情。 他并不堅強共同生活,對女人意味著時時刻刻體察對方的心思。可對男人來說,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,就萬事大吉了。所以男人對女友細膩的心理變化往往缺乏觀察。等小小的怨恨積累成分手的理由,男人還不知道巨變已經釀成。 女友說:“我們分手吧”。接著就開始處理實際的問題:電視機歸誰,貓怎么辦。這意味著分手大局已不可逆轉。在女人心目中,男人很堅強,他會很快接受這一現實。錯了,聽到這消息的男人面部表情開始不自然,他點燃一只煙,努力掩飾他的情緒。煙抽了一支又一支,可就是不開口。等開口的時候,問出的話卻是:“是因為我不好,還是你有了別人?”他盡力讓聲音平靜,可顫抖的尾音令人猜想到他的內心深處翻江倒海。 案例:阿諾的妻子跟另外一個男人走了。每當想起這件事,他都像在地獄里煎熬。“我永遠忘不了那些失眠的夜晚,想像她躺在別人的懷抱里。她說她想給那個人生孩子,可過去跟我在一起她總是避孕……我反省我自己,到底哪里不好。為什么她跟我在一起覺得無聊?”他的沉默使他的妻子覺得分手對他來說并不是災難。可她不知道阿諾在3年后才敢重新和女孩約會。 當女友的積怨加深,她開始想到分手。為了不讓對方的反應太激烈,她往往以痛苦的聲調這樣開頭:“我們是不是分開一段時間,好好想一想?”男人啞然。好吧,那就分開一段時間,記住,只是一段時間,不是分手。從此,男人開始受煎熬。他整晚守在電話機旁,等著女友回來的消息。他在空蕩蕩房間里焦慮地踱來踱去,反復地看昔日的影集,煙抽得比任何時候都兇,睡覺時蜷成一團。終于他暴跳如雷,可他的這種表現更讓女友失望。”希望他堅強的時候,他卻如此軟弱”。 重整旗鼓自尊心戰勝了失戀情結。終于,男人擦掉了自怨自艾的眼淚。離開他的女友放心了,去繼續她的新生活。驕傲的男人暫時把失戀的苦拋到一邊。很久以來,妻子的忠貞一直是男人的榮耀。這話在當今有些過時,可是不能否認,被拋棄的男人時時感到屈辱。如果女友離開了他,那是因為他魅力不夠留不住她。別人往往會想得更多:他的床上功夫……就連男人之間也會問:“你那個女朋友,你做了什么讓她離開你?”這一切無法不讓男人感到自尊心被踐踏。 一位傷心男士說:“我那時太愛她了,她說什么我都忍受了,只要她肯回來。我為她準備了燭光晚餐,她說她會來可始終沒來。氣得我連桌布都扔了。第二天,我擦干眼淚,又帶了一束鮮花去她辦公室找她,我還想好了要對她說:沒有愛的世界是地獄。可她沒有出來見我,她的同事替她收下了鮮花。” 另一個受傷的男人這樣說道:“海兒失蹤了。我到處找她,找了十五天。她躲到她外婆家里。看到她的時候,我欣喜若狂,慶幸她沒有出事,可憋了半天,我只說出了一句:海兒,我真替你擔心。” 案例:寧兵在女友的新情人的樓下等她。不是為打架,“我只想帶她去海邊。她說過很多次她想去海邊,可我總是因為別的事沒有帶她去。現在她離開我了,我只有一個心愿,帶她去海邊度一個周末。我給她買了漂亮的箱子和全套旅行用具。可最后,在她尷尬的眼神下,我淚流滿面地走了。一切都結束了,可我怎么就不明白呢?” 在空蕩蕩的房子里,男人對著墻壁大喊:“我愛你,快回來吧”。可真見到了女友,話到嘴邊卻變成了:“他哪一點比我強?”然后不歡而散。 他變得多情,可已經太晚了 要不是親眼目睹誰也不信,這個從來不買花的不會浪漫的男人突然變得多情。女友的遠離讓他頓悟昔日的粗心。女人還沒有來得及帶走的衣物被他疊得整整齊齊。他像幽靈一樣游蕩在昔日共同走過的地方,游蕩在可能碰到她的地方。昔日共同生活過的房間令他不敢涉足,空出來的衣柜更讓他不敢去看。只剩一只牙刷插在杯子里……“為了逃避這一切,我天天和哥們兒擠他的宿舍”。 他開始濫交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?受傷的男人失去了征服的勇氣。出于報復心,他馬上會想:我要開始游戲人生了。說干就干。于是,他的身邊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女人,高的,矮的,胖的,瘦的,他想用這種方式來忘掉一個女人,那個他眼中惟一的女人。這和女人的心態不同。失戀的女人總是想:今生再也不需要男人了。而失戀的男人需要證明,他依然有魅力。可面對其他女人,他怎么也進入不了狀態,甚至忘了不能在一個女人面前談論另外一個女人的大忌。結果可想而知,哪個女人也不愿充當替身的角色。 他對誰都緘口不言。不要說對別人,男人對自己都不愿承認自己的痛苦,更不要提把傷痛展示給別人了。廣播電臺的傾訴節目都是給女人預備的。如果他給朋友打電話,也絕不是報告這個壞消息。他提議出去喝一杯,或上最狂野的夜總會跳舞。他想發泄,可又一言不發。朋友們也沒有什么高明的主意,“別讓步,她會回來的”,或者“對她再好一點,她會回來的”,男人無所適從。 一直到傷痛減輕,他都盡量避免看愛情電影,更看不得街上熱戀的情侶。 復仇的本能男人一心想著復仇。殺人還不至于,但打架是難免的。失戀的女人只想著剪爛對方昂貴的西裝,把對方的勞力士手表扔出窗外。可失戀的男人想的是和情敵決斗,拳擊,拼刀……這聽著很可笑,可多少世紀以來男人都是這么干的。社會進步了,可男人沒有。他們打掉情敵的兩顆牙齒,這管什么用呢?可這讓他心里好受多了。 最后,讓我們以劉若英的一首歌來結束。“后來 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你 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。后來 終于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……”謹以此忠告男人,請別等到失去以后才知道珍惜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